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互联网 >

寻找中国的Snowflake

2020-10-09 10:20互联网 人已围观

简介再不关注Snowflake,也许对投资的你来说,会是一场Snowslide(雪崩)。 美国云数据公司Snowflake近期完成备受瞩目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这匹云端独角兽创造了史上规模最大的软件业界募资案...

再不关注Snowflake,也许对投资的你来说,会是一场Snowslide(雪崩)。

美国云数据公司Snowflake近期完成备受瞩目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这匹云端独角兽创造了史上规模最大的软件业界募资案例。

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也参与了这次IPO,在当日收盘立赚逾8亿美元——没错,鲜少认同科技股的巴菲特也参与了这次破纪录的IPO。上一次巴菲特参与到新股发售当中,已经是54年前福特IPO之时了。

我们自然期盼中国也能出现石破天惊的Snowflake——但首先要搞清楚的是,作为云服务新创的Snowflake,究竟有何魔力?

“云原生”的新瓶与“数据仓库”的旧酒

Snowflake的真正过人之处,在于其创新且良性的商业模式上。

诚然,Snowflake提供的云原生数据仓库,服务上为云计算推翻重写,生态上也十分完善——但Snowflake的卖点并不完全落在技术上。

“Snowflake是将基础软件的服务,从传统的To-B的销售,变成了如同快消品一般。”国内新型分布式数据库公司PingCAP CTO黄东旭表示。在过去,数据仓库的用户往往面临着投入过高、灵活度低下,还有运营维护困难等一系列问题。在夜间对大数据进行抓取、计算的用户,还需要为白天闲时的物理机器、软件成本支出一大笔不必要的开销。

Snowflake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就是针对数据仓库的遗留痛点,利用其云端原生性的优势,采取计算、存储分离的架构,支持计算、存储节点单独扩展,为客户提供了灵活、细化的方案——在谈到Snowflake的突破之处时,黄东旭表示Snowflake做到了“缩短了价值交付的链条,并且将价值交付本身变得标准化”。

Snowflake灵活的商业模式,自然会带来强大的用户粘性。一方面灵活的定价可以不断吸引中小型客户选择Snowflake的产品;另一方面,当Snowflake的中小型客户成长为大型客户时,可以根据业务数据量的增长,重新选择Snowflake对应的扩展方案。

通过云原生一改数据仓库积弊的Snowflake势如破竹——中国的Snowflake们,又在哪里?

中国的朵朵Snowflake们

事实上,Snowflake这套依仗云原生的商业模式,在中国已算不上“创新”。

“终于,这个故事说了五年,大家终于开始信了。”在谈到Snowflake的商业模式时,黄东旭笑着说道。

在今年六月,PingCAP发布了TiDB Cloud产品的公开测试版本,其DBaaS(database as a service,数据库即服务)的模式与Snowflake类似,同样提供了全托管、弹性扩展等服务。PingCAP的TiDB Cloud在收获用户积极评价的同时,也在Snowflake大热的近期,引来了大量关注。

“尽管我们是一家database公司,但其实从五年前开始创业的时候,从day one开始,就一直坚信,云是更加现代的商业模式。”在谈到近来陡增的这些关注时,黄旭东说道。

同样在近期引起广泛兴趣的,还有中国云原生数据仓库厂商Kyligence。

“其实我们产品云原生的版本,17年就开始做了。”Kyligence CEO韩卿所说的,是Kyligence于2017年12月发布的Kyligence Cloud智能数据云。与Snowflake相似,Kyligence Cloud在发布之日起,就全线提供了按年数据量收费的订阅制付费模式。经过两年多的云原生的转型,Kyligence Cloud已成为高性能、低成本、简单易用的端到端大数据分析解决方案。

Kyligence、PingCap,中国的Snowflake们,在Snowflake前已开始结晶。

下一个Snowflake,何必是Snowflake?

形势大好Snowflake在其惊人的纳斯达克首秀后,并没有赢得所有人的肯定——Snowflake所在的云服务市场中强手如林,唯有产品力本身才是硬指标。

9月21日,一些华尔街分析师们为Snowflake给出了“卖出”的评级。分析师Sirini Nandury指出,相较于如亚马逊的Redshift、谷歌的BigQuery,以及微软的Azure SQL等现有玩家,Snowflake不能提供真正差异化的服务;同时,Snowflake还面临着来自同如甲骨文、SAP以及IBM等传统数据仓库服务商的激烈竞争。

与定位为云数据仓库的Snowflake不同,PingCAP的TiDB更靠近前端、离业务更近,需要为电商或银行的在线交易提供实时的分析。为满足中国客户对本地磁盘加速的性能需求,除去提供与Snowflake相近的云原生的全托管服务外,TiDB还支持跨云、公私有云的混合部署,覆盖面较Snowflake更广。

Kyligence在同样为客户提供私有云部署版本的服务基础上,还有自研的AI增强引擎和统一语义层技术的产品。“数据仓库这个行业的未来,一定是需要靠技术,或者说靠AI的力量去改变的。”韩卿表示,随着数字化业务的增长、企业数据量的爆发,类似平安银行这样的大型客户,通过对AI增强引擎的应用,可以极大的降低在人工分析上的投入。

每一片雪花都有自己的形状——由于技术架构与政策等因素,中国部分计算数据量极大的大中型企业,如金融机构,向云迁移的速度较海外更慢,且对私有云计算的依赖更强;而更轻量的中小型的制造业、零售业企业则能够直接上云——针对独特的市场需求,中国的Snowflake们都在对自己的核心产品作出不断的适配与增强。

中国的Snowflake飘向世界

中国的Snowflake们都有着全球化的野望。

PingCAP所摸索出来的全球化黄金公式,就是开源加云服务。以开源培养开发者生态、占领场景,以云服务实现商业变现的PingCAP,已经拥有日本最大的支付公司Paypay、东南亚最大电商Shopee等国际客户。

“我们的视野,从创业第一天起就是全球化的。”韩卿在谈到Kyligence的公司背景时,也表达了这样的愿景。现如今,Kyligence的开源产品已被苹果、亚马逊、沃尔玛、迪卡侬、沃达丰等公司使用,形成了极具规模的全球化社区。而在商业端,Kyligence相较于去年同期,在海外的增长,已达去年同期水平的近10倍,也已进入到规模化增长阶段。

全球化带来了机遇的同时,在摩擦多发的形势之下,是否也会给中国Snowflake的全球化扩展带来挑战呢?

从客户的需求出发,充分利用公有云的优势——黄东旭总结了应对合规性问题的两个要点。PingCAP TiDB于今年8月31日所成功通过的SOC 2认证,即证明了产品在安全性、可用性以及保密性上满足了相应标准。此外,PingCAP在公有云上提供服务,使得客户数据实际储存在作为PingCAP合作伙伴的公有云上,由此公有云也会成为其合规性背书。

“足够的透明,足够的合规,”韩卿在谈到应对合规性的哲学时说道,Kyligence在源代码、财务上的透明,以及在各国合规性的追踪,使得其足以在应对挑战时找到机会——“商业社会说到底还是技术能不能解决问题,认真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

随着公有云接受度在全球范围的提升,以及对灵活的订阅制获取服务需求的增长,还会有更多的Kyligence和PingCAP冒出,Snowflake的大放异彩,仅仅只是云原生繁荣期的开始。

广告位
    广告位

本栏推荐

    广告位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7801篇文章
  • 寻求报道:86345@qq.com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