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互联网 >

扣非利润持续亏损、巨额债务压顶,张近东的苏宁易购进入至暗时刻

2020-11-18 23:20互联网 人已围观

简介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大促中,一个又一个的惊人的销售“战报”接踵而至。 作为国内主要电商平台之一,苏宁易购自然没有缺席:信息显示,在11月1日0点-11日1点,苏宁易购线上订单量...

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大促中,一个又一个的惊人的销售“战报”接踵而至。

作为国内主要电商平台之一,苏宁易购自然没有缺席:信息显示,在11月1日0点-11日1点,苏宁易购线上订单量同比增长72%,1110超级买手直播间的直播带货累计销售破亿,百亿补贴首入线下,达成社区、县镇、商圈等场景全面覆盖。

《棱镜财经》注意到,在表面光鲜的背后,却是重要数据的空缺:在宣布11日零点19分全场景生态渠道成交额达50亿元后,苏宁易购没有再公布销售数据,而没有基数对比的“同比增长”就如同空中楼阁,经不起一番推敲。

而在大促陪跑的背后,是苏宁易购主业长期低迷的折射:2014年至2019年六年间,公司的扣非净利润连续为负,而在今年三个季度已经过去,苏宁易购的归母净利仍大幅低于去年同期。

此外,这家零售巨头的债务问题正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苏宁易购的有息负债约470亿元,母公司苏宁电器总债务约3000亿元,其中短债占比高达76%,巨大的债偿压力对公司财务的侵蚀也显而易见,张近东的苏宁易购陷入泥潭。

扣非利润持续亏损、巨额债务压顶,张近东的苏宁易购进入至暗时刻

大促沦为陪跑

从市场份额占比来看,2019年网络零售B2C市场排名前三位分别为:天猫50.1%、京东26.51%、拼多多12.8%,而苏宁易购市场份额占比仅为5.4%,排名第四。

在各大电商平台“双十一”促销活动火力全开之下,11日0时09分,京东率先宣布成交额数据,自11月1日至11日00:09,“京东11.11全球热爱季”累计下单金额突破2000亿元;11日0时30分,天猫宣布实时成交额突破3723亿元,该数字已超过了去年天猫“双十一”的成交额2684亿元。

此后,天猫的成交额最终定格在了4982亿元,京东则紧随其后为2715亿元,两家电商平台共计销售7697亿元。

在头部两家平台奔腾涌动之下,苏宁易购也没有落下:11日0时19分,苏宁宣布19分钟内全场景生态渠道成交额达50亿元,这是苏宁第一次对外公布“双十一”销售战绩。

不过,苏宁易购并没有公布最后的成交金额,而是用一系列增长进行粉饰:11月1日至11日23点59分,双十一线上订单量增长75%;下沉市场,7000家苏宁县镇店双十一当天销售增长150%;随时业务方面,苏宁家乐福到家服务订单量同比增长420%……

重要的销售数据始终缺席,而苏宁的“遮掩”投资者人也看在眼里。今年7月,有股民在官方互动平台上要求苏宁易购公布618销售额,“格力电器和京东都公布了销售业绩,就是苏宁易购不公报,是太少了吗?……不要每次总是拿同比或者环比增长率忽悠投资者,避重就轻。”

扣非利润持续亏损、巨额债务压顶,张近东的苏宁易购进入至暗时刻

对于投资者的诉求,苏宁易购未做任何实质性回复,只回复了“感谢您的建议”。

频秀财技保利润

苏宁易购(SZ:002024)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苏宁易购实现营业收入1808.62亿元,比2019年同期下降10.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47亿元,比2019年同期下降95.4%。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10.09亿元,上年同期为-41.52亿元。

历年财报显示,2014年至2019年,苏宁易购的净利润分别为:8.67亿元、8.73亿元、7.04亿元、42.12亿元、133.27亿元、98.42亿元。不过,在真正代表经营能力的扣非净利润上,对应年份分别为-12.52亿元、-14.64亿元、-11.07亿元、-0.88亿元、-3.59亿元、-57.1亿元,连续6年为负。

在扣非净利润为负的情况下,苏宁易购如何净利润报表的好看?而这就是公司财技的高明之处,梳理苏宁易购历年财报发现,从2014年开始,苏宁易购逐年通过处置资产、股权获取收益:

2014年,苏宁易购卖了11家门店,实现营业外收入24.75亿元;

2015年,苏宁易购再次出售14家门店和PPTV,获得营业外收入和投资收益分别为13.88亿元和14.47亿元;

2016年,苏宁易购通过出售北京京朝子公司,实现13.04亿元投资收益,并且通过出售六处仓储物业,实现营业外收入5.1亿元;

2017年,出售阿里巴巴股票,获得投资收益41亿元;

2018年,继续清仓阿里巴巴股票,实现投资收益113亿元;

2019年,通过剥离苏宁小店和苏宁金服增资扩股,获得超过180亿元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苏宁易购这些业务的接盘方大部分为苏宁电器或张近东父子的关联公司,例如去年同期苏宁易购董事长张近东之子——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主席张康阳接盘苏宁小店,父子间的唱和,令苏宁易购实现净利润34.28亿元。

巨额债务压顶

苏宁易购是国内主要的电商平台之一,在线上经济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苏宁易购理应发展不错。

不过,伴随苏宁易购的业务扩张,苏宁近年来营收规模持续扩大,但同时扣非净利润亏损不断加剧,靠收购、卖资产、股票盈利;另一方面,通过银行贷款和发行债券的方式加大举债,导致的是公司有息负债规模的骤增。

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苏宁电器和子公司苏宁易购在未来半年多的时间里面临合计逾300亿元的债券到期和回售压力。苏宁易购母公司苏宁电器2017-2019年有息债务规模分别为1366.53亿、1629.74亿、1770.27亿元,已连续多年攀升。这三年,苏宁电器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8.38%、69.81%、73.76%。

扣非利润持续亏损、巨额债务压顶,张近东的苏宁易购进入至暗时刻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苏宁电器总债务约3000亿元,有息债务近1800亿元,其中短债占比高达76%,即迎来了偿债高峰期。但苏宁电器手头现金仅248亿元,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

《棱镜财经》注意到,苏宁易购的投资业务规模扩张很大程度上也是靠持续扩大有息负债规模的方式来实现:今年三季度末,苏宁易购的有息负债约470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从11.1亿元增至280.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主要是即将到期的银行贷款和债券)从5427万元增长至46.2亿元,长期借款从5.9亿元增长至62.5亿元,应付债券从79.5亿元小幅增长至80亿元。

扣非利润持续亏损、巨额债务压顶,张近东的苏宁易购进入至暗时刻

高企的债务对公司财务的侵蚀也显而易见,今年前三季度其财务费用为24.15亿元,已经超过去年全年规模,对利润形成较大侵蚀。截至今年三季末,苏宁易购总资产为2211.93亿元,总负债1361.4亿元,净资产850.53亿元,资产负债率61.55%。

此外,2019年,公司在营业收入增长了9.91%的情况下,营业成本、销售费用分别增长了10.52%和28.64%,管理费用、研发费用、财务费用分别增长了-4.92%、44.46%、81.22%,进一步对毛利率形成压力。今年上半年,苏宁易购主营业务毛利率已经降至12.15%。

“断臂”自救求生

在线上业务发展同时,苏宁易购的实体店业务进展也难言顺利: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苏宁易购直营店面合计4074家;截至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直营店面合计同比减少1318家至2756家。若剔除收购家乐福录得233家门店影响,苏宁易购近一年净关店数量超过1500家。

苏宁易购的门店,已经是“开了关,关了再开”的循环模式:今年1-9月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新开27家,关闭241家。家乐福超市新开大卖场4家,新开社区生鲜店1家,家乐福超市关闭11家。红孩子母婴专业店新开8家,关闭38家。苏宁易购零售云加盟店新开2432家店,苏宁易购直营店关闭674家。

7-9月,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新开13家,关闭28家;家乐福超市大卖场新开3家,关闭9家,社区生鲜店新开1家。红孩子母婴专业店新开5家,关闭6家。苏宁易购零售云加盟店新开871家店,苏宁易购直营店关闭38家。

《棱镜财经》了解到,造成频繁关店的门店的原因,主要是单店毛利率太低,运营效率低,在没有持续盈利的条件下,关店是止损的唯一出路。

在主业盈利衰退的情况下,苏宁易购也很难给投资者带来多少回报:2015年苏宁易购股价曾涨到23.19元的高位,此后几年,苏宁易购股价一直未能迎来反弹,始终在低位震荡,最新股价不足10元,腰斩过半说明也未获得二级市场投资者的认可。

广告位
    广告位

本栏推荐

    广告位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6502篇文章
  • 寻求报道:86345@qq.com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