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互联网 >

美版“饿了么”DoorDash冲击IPO,这五大要点必须了解 | IPO见闻

2020-11-19 17:20互联网 人已围观

简介由三位美国华裔创立的美版“饿了么”要上市了! 借着疫情爆发带来的业绩“东风”,美国最大外卖平台DoorDash上周五披露招股书,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DASH。 单看业绩表...

由三位美国华裔创立的美版“饿了么”要上市了!

借着疫情爆发带来的业绩“东风”,美国最大外卖平台DoorDash上周五披露招股书,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DASH。

单看业绩表现,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公司已经连亏七年,但今年成绩颇为亮眼。

数据分析机构Second Measure的数据显示,该公司9月份在美国送餐销量的市场份额达到49%。相比之下,其竞争对手、昔日的美国外卖龙头GrubHub仅有20%。

一力撑起美国外卖市场半边天,DoorDash估值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预计该公司在首次公开募股中将获得超过250亿美元的估值。在一级市场,DoorDash的估值也已经从2018年的14亿美元激增至今年的150亿美元以上。

招股书中有何亮点?以下是华尔街见闻的总结。

过去几年,DoorDash外卖业务已经有所增长。但在春季新冠疫情爆发后,人们对外卖的需求大幅增加,这一外卖平台也就趁势“加速起飞”。

招股书显示,今年前九个月,DoorDash营收增长至19.2亿美元,去年同期为5.87亿美元,同比增长227%;总订单数量5.43亿,去年同期为1.81亿,同比增长刚好两倍。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年内实现了一次盈利(二季度净利润2300万美元),但该公司在三季度再次陷入了亏损,亏损金额达到4300万美元。

今年前九个月累计来看,DoorDash仍旧亏损1.49亿美元。这一数字虽比去年同期亏损的5.34亿美元要强上不少,不过,这也表明这家成立了七年的公司仍处于“烧钱不赚钱”的阶段。

自成立以来,DoorDash每年都在亏钱,公司自己也在招股书中写明了“未来可能无法维持或增加盈利能力”这一点。

另外,对于外卖平台而言,疫情带来的并非完全都是益处。

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在于,疫情已对平台的重要合作伙伴——餐馆造成了毁灭性打击。全美餐饮业协会曾在9月份表示,自3月份以来,美国已有10万家餐馆暂时或永久关闭。

若是没有餐馆,外卖又怎么做得起来呢?

其次,与硅谷许多上市科技公司一样,DoorDash采用了双重股权结构。这也就意味着,在IPO过后,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仍受创始人掌控。

招股书显示,DoorDash将提供三类具有不同投票权的股票。A类普通股将授予所有者每股一票的投票权,B类股票将附带每股20票,C类股票不具备投票权。

其中,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徐迅以41.6%的比例持有B类股多数股权,其他两位联合创始人Andy Fang和Stanley Tang则分别持股39.3%和39.1%。

但招股书也提到,徐迅与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预计将签署一份投票协议,协议将赋予徐迅对联合创始人持有的B类股票行使“指导投票和投票”的权力。

这也就是说,徐迅拥有DoorDash的全部控制权。

在招股书的开篇,徐迅讲述了一个令人动容的故事:当年他们一家从中国移居至美国,母亲作为一名中国医生,执照并不被美国认可。无奈之下,徐迅的母亲只能到餐馆做服务员赚取接受医师培训的费用,而他自己也经常去母亲打工的餐馆做洗碗工。

他写道:

不过,DoorDash似乎刚刚做了一件与上述信念背道而驰的事——公司花费了4810万美元帮助加州通过22号提案,以便零工经济平台免受州级法律的约束,不用将快递员、外卖员和司机等零工工人视为公司雇员,而是独立合同工。

值得一提的是,有众多数据表明,在美国打零工的人大多都是少数族裔和移民。

在22号提案中,加州首次对零工工人承诺基本工资和医疗津贴,但若这部分工人保持独立合同工身份,他们就无法获得病假津贴、失业保险及其他公司雇员能够享受的权益和福利。

DoorDash表示,若在其他州或联邦法律下,公司的100万名外卖员“Dasher”被要求作为雇员看待,那么“我们可能会被要求大幅改变现有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方式,这将对公司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产生不利影响”。

与此同时,尽管DoorDash已寻求避开支付失业保险等相关员工成本,但仍需为工作时长足够的外卖员提供最低保障收入和医疗津贴,额外的成本也就随之而来。

监管、财务、竞争,都是DoorDash所需要担忧的问题。

比如加州一项法律规定,自明年1月1日起,禁止该公司从事先未取得许可的餐厅取送外卖。这或将对DoorDash的业务拓展造成一定影响。

财务方面,DoorDash自认在报告、会计控制上有所欠缺,正在试图通过雇佣更多会计、工程和商业情报人员来弥补这一缺陷。

再看对手,美国现在主要有4个外卖平台,分别是DoorDash、Grubhub、Uber Eats和Postmates。

从市场份额来看,DoorDash在美国外卖市场上暂且可以安枕无忧当老大,不过,在它意图像饿了么一样进军其他商品配送领域时,遇到的对手就要强大得多。

今年8月,DoorDash推出新型便利店DashMart,外卖员可以从公司旗下的配送中心提货,再将各种各样的商品送到按月付费的会员手中。

如此一来,该公司就是在与杂货配送应用Instacart,以及沃尔玛、亚马逊等大型零售商展开竞争。毋庸置疑,大型零售商规模更大且资金更雄厚,DoorDash这条路或许并不好走。

针对配送,DoorDash也有自己的想法,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都在它的探索范围之内。

该公司现已与通用汽车旗下自动驾驶汽车Cruise建立了测试合作伙伴关系,并在去年以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Scotty Labs。

若是可以实现自动驾驶配送,这必然会对Dasher造成不小的影响。不过,距离DoorDash梦想成真,显然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在招股书中,DoorDash写道:

美版“饿了么”DoorDash冲击IPO,这五大要点必须了解 | IPO见闻

广告位
    广告位

本栏推荐

    广告位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6597篇文章
  • 寻求报道:86345@qq.com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